剛剛在整理個人資料夾,發現到幾年前寫的同人衍生文XDDD
(是國、高中的階段,那時我開始接觸寫文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同人衍生)
我覺得同人文學越來越受到重視,
撇開文筆與格式不說,現在有關ACG類的同人多到數不清啊~
(我想今年最多的就是家教的同人文了吧)

而這篇賭注就是衍生自伊藤潤二的作品「致死不渝的愛」,看過他作品的都知道,
是以噁心聞名(喂)的黑色風格為主,什麼題材幾乎都有。

(我最有印象的,就是三酸甘油脂致死不渝的愛漩渦富江系列等等)

這篇衍生我只是拿出來分享,幾年前的文筆實在白話到不行
就請各位客倌高抬貴手吧QQ

(我重新回顧一下,發現還是用漫畫方式呈現比較有詭譎的感覺……)

其實我放這篇是為了充篇數?


    


 我是櫻木由良,高中二年級。
 

 櫻田由奈跟我從小就是死對頭,不管是幼稚園的七彩棒棒糖,還是國中暗戀同
個社團的學長,我們兩個總是為了輸贏而爭論不休。

 其他人都說,我們不僅長的相像,名字也差不多,好強的個性也很相似,也許
會是同個媽生的。不過,我對這種無聊的傳言不以為意,由奈也是。

 我們所居住的城市正在流行一種占卜,叫做「十字路口算命」。聽同班的惠子
說,只要站在十字路口等最早通過那條路的人,用他所說的話來判斷「吉」、「
凶」,不管結果如何都得看自己接不接受。

 但我總是對這些事缺少一份熱忱,我寧願關心這學期我是否超越了由奈,拿了
全班第幾名,或者是上次的書法比賽我贏過了她沒有,不曉得為什麼,我認為由
奈應該也不會去關心那個算命。

 不過,她最近有了很大的轉變,看起來更加耀眼了。

 「最近有什麼好事?」我裝作沒事般的問著正在梳理頭髮,對著鏡子擠眉弄眼
的由奈。

 「唉呀,由良,難道妳不知道嗎?」

 「什麼?」
 
 「最近很多人玩「十字路口占卜」都是以我為對象呢!」她笑的很諂媚,笑的彎
彎的眼睛似乎對我下了戰帖,「好可惜哦,妳好像不在名單之內。」

 這擺明是在跟我挑釁!好像等於我是輸了一樣,我討厭這種感覺!我敢保證,
假如我也肯花點心思在打扮上面,我不可能會比由奈差!

 「走著瞧……這只是剛開始而已!妳別太囂張了。」我慢慢吐出這句話離開,
留下毫無在意的她。

 我們一直沒有分出勝負過,不是平手,就是不了了之。在這樣下去,就算彼此
都進了棺材,依然會繼續敵對著吧!哪怕是下輩子、下下輩子……

 後來搭配衣服、化妝成了我最新的武器,果然,世界上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
人。躺在鞋櫃內的情書越來越多,由奈的表情也越來越扭曲,好像不快點贏我就
不甘心似的。

 我們都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這也是一種變樣的堅持吧。

 幾個禮拜後,我和由奈並齊成為大家爭破頭吵著做「十字路口算命」的對象,
但我還是不滿意,哪怕只多了一、二人,我也要完全超過她,拋得遠遠的。

 而今天一大早,我好不容易掙脫校門外那群熱情的男生,跑進教室,還未喘口
氣之餘,惠子照慣例又找我聊占卜的事了。

 「聽說三年級有個叫倉枝的學姐在做「十字路口算命」時,碰到了傳說中的十
字路口美少年耶。」

 「十字路口美少年?」我起了疑,怎麼之前都沒有聽過。

 「啊,妳一定不知道對不對?正常啦,妳以前都不關心這檔事的。」惠子一臉
很懂的模樣,不等我回話,接著說:「然後沒有多久,那學姐發了瘋,割頸自殺
了。」

 「為、為什麼?」

 「因為她遇見的十字路口美少年,是黑衣服的那位啊!」

 就在我還沒消化完她說的話同時,我旁邊的椅子被用力拉開,我和惠子嚇了一
大跳,抬起頭看,竟然是面無血色的由奈。

 「不要管我,繼續說。」

 「喔!好。」惠子緊張的點點頭,語氣有些顫抖。

 這也難怪,連我都發現由奈很不對勁。今天的她不但沒有打扮,臉色也不太好
,兩頰明顯的凹陷,黑眼圈極深,是不是有什麼煩惱我就不知道了,不過這樣的
話,我今天略勝她一籌。

 「十字路口的美少年有兩種版本,一種是穿白衣的,另外一種就是穿黑衣的。
據說,如果遇到的是白衣少年的話,就會得到幸福;反之遇到黑衣少年的話,就
會陷入黑暗。」

 「不是「吉」,就是「凶」。」我大概了解這段話了。

 「沒錯!而且,只要是看過黑衣美少年的,幾乎都會自我了斷呢。」

 「不是「贏」,就是「輸」……」

 「什麼?」我和惠子不約而同的轉向由奈,她嘴角上揚的看著我。

 「由良,我們來做一場賭注吧!以生命的賭注。」

 「……拿命開玩笑?由奈,這似乎不太好。」

 「怎麼啊?妳怕了?」由奈臉部轉為猙獰,我不禁毛骨悚然起來,「不是處處
和我爭第一名的嗎?由良,我不管妳答不答應,只要我們任何一方遇到白衣美少
年,那就是贏了!」
 
 剎那間,我對由奈感到陌生以及莫名其妙。為了超越她,我把她當成一個目標
,而她卻不同,很單純的只是想贏過我罷了,不論何種方法。

 這場賭注正式開始,雖然我是多麼不願意,但還是得乖乖配合。

 我們居住的城市有個很特別的賣點,就是每天不管什麼時候,總是濃霧一片,
伸手不見五指,而這樣玩起「十字路口算命」更加刺激,永遠不知道前方來的究
竟是何人。

 我和由奈各自分為兩路尋找著白衣美少年,我來回徘徊的路上不管是上班族、
婦人、學生或是其他職業,都拿著書本、公事包擋住自己的面貌,紛紛玩起「十
字路口算命」。

 「小姐,不好意思打擾妳。」一個用書包遮著臉的女孩子怯生生的開口問我,
「可以請妳幫我算一下愛情運嗎?」

 「好啊。」反正,打發時間也好。

 「謝謝!那個……我一直對愛情抱持著害怕的心態,這樣的我,真的談起戀愛
來,會不會成功呢?」
 
 我不曉得自己說出的答案是否會真的影響對方的決定,假如要遇到象徵幸福的
白衣美少年,那是不是也得要保有一絲讓人燃起希望的回應呢?由奈的想法會跟
我一樣嗎?

 一想到她每件事總是比我早一步,我就感到不快。就算是無根據的推論,我也
要試試看!每件事都有它的可能性嘛!

 「這個嘛,也許先試著交往看看,了解對方的心思,我想這樣應該能克服妳對
愛情的恐懼,畢竟要努力才會成功啊!」

 「對、對!妳說的對!謝謝妳替我占卜。」她連忙道謝後,便匆匆的離開了。

 看著陌生人因為我的答案而高興的模樣,我也感到欣慰。

 就在我一個接一個回答路人的問題後,天色也逐漸黯淡下來。

 我在某店家來回踱步,花了一下午的時間就是看不到白衣美少年的蹤影,倒是
人群連綿不絕要我替他們占卜。怪異的是,我和由奈雖然路線不同,但依然會有
擦肩而過的時候,我卻遇不到她。

 會不會臨陣脫逃了呢?不,也不太可能。

 夜晚的大霧更加濃烈,約好在七點會合的由奈也沒出現,我氣不過她這樣放我
鴿子,難道我被耍了?


    


 隔天,我比平常更早點出門,就是為了找由奈理論。

 我氣呼呼走進教室,班上的人來的不多,而由奈正坐在她的位置上,臉上沒有
表情,但又顯得更加消瘦了。

 我把書包用力甩在她的桌上,劇烈的震動聲嚇著了其他安靜看著書的同學,但
由奈卻還是不正眼瞧我一下。

 我們沉默了幾分鐘,最後,她終於緩緩吐出一句話。

 「由良,我見到十字路口美少年了。這場賭注我贏了!」
 
 「妳少騙我了,由奈。」我狠狠的瞪著她,握緊的拳頭冒著汗,「那為何昨天
妳沒有在約定好的地方出現?」

 「因為我不必去履行跟輸家的約定了。」她逕自的說著,「他真的有如傳聞中
那樣的帥,耳上的銀色耳環閃閃發光……啊啊!我好像喜歡上他了,怎麼辦?」

 「由奈?」我傻傻的看著她突如其來的怪異舉動,自言自語的樣子彷彿身旁並
沒有任何人。

 「十字路口的美少年……我愛你愛的要死!我的美夢是否可以成真呢……?」


    


 後來由奈不再找我說話,一下課便跑的不見人影,聽說她每天都守在佈滿濃霧
的十字路口那,等著久久才出現一次的十字路口美少年。小惠跟我說她一定是被
附身了,因為她的徵狀跟以往自殺的女孩子沒兩樣。

 說真的,少了她這個競爭者,我的生活頓時輕鬆不少,但心裡卻莫名的難受,
由奈變化的很快,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她更骨瘦如柴,走路搖搖晃晃的,好像隨
時會倒下來般。

 漸漸的,她的名字被「十字路口算命」的熱門名單中剔除了。

 照理來說,這場賭注應該是沒有結果。因為,我們沒有證據能證明自己真的有
無遇到白衣美少年,霧氣濃重,也不可能會有目擊者吧!

 我開始擔心起由奈的狀況,拋開死對頭這關係不說,她算是跟我蠻親近的。

 在別人眼中,她徹底是怪人一個,常常在學校屋頂發著呆,口中念念有詞,我
曾經試著靠近,發現她嘴裡不斷重複念著:「十字路口的美少年……我愛你愛的
要死……我的美夢是否可以成真……」

 擔憂之餘,我也質疑著,由奈所見到的十字路口美少年,究竟是穿黑衣的,還
是穿白衣的呢?為何她現在的情況,讓我有種她隨時會消失不見的感覺?

 這天提早放學,我不知不覺的走到了十字路口,但平日熱絡的氣氛不再,取代
的是有如死亡的味道。

 漫無目的走著,濃霧讓我搞不清楚方向。

 接著,我在路旁停了下來,也許,這路口真的有股吸引人的魔力吧,因為,我
突然心血來潮地想玩「十字路口算命」。

 我探頭看著左右兩旁的道路是否有人經過,不到一會兒的時間,一抹白色的人
影出現在大霧中,腳步聲很有規律的響著。

 他接近我這的同時,我也開口了。

 「不好意思打擾你幾分鐘的時間,能否聽聽我的心事呢?」

 穿白衣的男孩眼神空洞的看著我,但沒有離開的意思。

 「我有個朋友……最近行為舉止很奇怪,我很擔心她……」我把藏在心裡頭的
話全部說了出來,「我們總是敵對著的,但我知道……其實我並不想跟她吵下去
,或許她真的是個目標,但我更想珍惜的……是這份友情。」

 「你覺得,我該為她做點什麼比較好呢?」

 「……告訴她,如果她真的愛「他」的話,美夢一定……會實現的。」白衣男
孩淡淡的回應。

 「咦?」

 當我想詢問更確切的答案時,他卻消失了,留下錯愕的我。不可思議的是,說
完這些心事後,我感到暢快起來,有股安心的力量。

 他的意見,對現在被愛情沖昏頭的由奈來說,應該算是增加自信的強心針吧!

 我高興的回到家,打算明天告訴她這些話。以由奈的個性,她應該會心不甘情
不願的接受,但我知道,其實她會非常在意的。


    


 我起了個大早,打開窗戶,難得外頭的霧氣不再濃厚,耀眼的陽光照在我的臉
上,就好像燃起了希望一樣。

 今天的胃口特別好,吃完了早餐後,我迫不及待的快跑到學校,但是,開心的
心情卻被圍繞在校門口的記者破壞殆盡。

 「啊!這位同學,妳對今早在十字路口自殺的女學生有什麼看法呢?」

 「聽說這名女孩跟妳感情非常不好……」

 他們在說什麼?怎麼我一句話都聽不懂?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推開難纏的記者群,我抱著頭跑進教室,瞬間
全班的眼睛都落到我的身上。
 
 「發生……什麼事了?」

 不等其他人的回答,惠子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拉到頂樓上。

 我喘著大氣,撫著胸口問她怎麼了。

 「櫻田、櫻田她,自殺了!」

 「什麼?」我睜大眼睛看著冒著冷汗的惠子,搖著她的肩膀,「不可能的吧?由
奈怎麼會自殺!」

 「由良,是真的!她今天早上被人發現死在十字路口,頸子那道傷口救是致死的
關鍵!」

 「……跟十字路口美少年有關嗎?」我攤坐在地上,不敢相信。

 惠子蹲了下來,正視著我說:「聽說她在斷氣前口中不停喊著:「由良,妳贏了
、妳贏了……我輸了……」。」

 「怎麼這樣、怎麼會這樣!」


    


 後來我才知道,由奈那天遇見的,就是象徵「凶」的黑衣美少年,她的轉變、憔
悴都是因為他。

 真正讓我後悔的是,為何我不能在第一時間發現她的異樣,說不定,事情就有挽
回的機會了……

 由奈,這場賭注是我贏了,因為,白衣美少年曾經出現在我眼前。

 但是,為什麼我絲毫沒有勝利的喜悅呢?


Fin.
創作者介紹

《惡性怠惰》

R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at840208
  • 我不敢看 ""

    嗚嗚~~他的作品超可怕的 我不敢看這篇文((抖抖抖

    我剛剛看到第一段我就想說 還是別看來的好((面壁

    伊籐潤二是恐怖大魔王(指(喂!
    琪要看我的6927同人文嗎XDDD 不過有慎(h(((羞奔
  • 其實用文字比較感覺不到可怕啦XDD
    而且還是我好幾年前的拙作,放心放心!

    我當然要看喵的同人文囉>///<!
    (哈哈哈,我已經成年了,H部分當然是必看啦:D)

    Ruki 於 2008/07/20 15:36 回覆

  • 藍赦
  • 喔耶這篇好讚啊啊!(拇指)
    我愛。XD
  • 有幾年才拿出來放實在很不好意思…(汗

    Ruki 於 2008/07/20 15: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