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
-妳不停在我身後踏著相同的步伐,但妳永遠得不到滿足。-

     

 「小築,這個粉紅色小錢包好可愛喔,告訴我在哪買的,好不好?」

 「就在東區那條街,叫做「月光」的飾品店買的。」我面無表情的說。

 「謝謝囉。」

 對話到此結束。我看著佳芊轉身加入教室另個小團體內,不到一會兒,便有說有笑
起來,彷彿方才與我的對話,只是慣例中的慣例。

 我大概是班上最討厭慕佳芊的女生吧,她總是那麼耀眼奪目,氣質出眾,我這種平
凡的長相連她一邊都沾不上,更別說成為她的朋友。

 說起來我並不是因為她的外貌而討厭她,真正打從心底厭惡的,是她總是跟我使用
相同的物品。 

 也許有人會替她護航辯護,天底下稱得上獨一無二的屈指可數,跟別人不小心用了
相同的東西算是正常,但如果是刻意的呢?

 這點就要從幼稚園開始說起。

 佳芊跟我是一同長大的青梅竹馬,從小我們便玩在一塊。起初,在我生日時,我收
到母親送的紅色緞帶髮飾,第二天我開心的跟佳芊分享我的喜悅,幾天後,同樣款式
的髮飾別在她的長髮上,她只是笑著說自己也喜歡,所以拜託媽媽買給她。

 起初我不疑有他,甚至認為跟好友使用同樣的髮飾是種幸福,即使幼稚園老師都說
佳芊戴起來較適合且可愛。

 從那次之後,不論我換了什麼新的文具、新的衣服、新的髮飾,佳芊都能在第二天
之後找到相同的物品,然後揚著笑容跟我說我們又一樣了。

 除了髮型,她似乎很寶貝她那頭又黑又長的頭髮。

 我曾經指指自己的短髮,試探性的問她:「妳喜歡跟我用同款的東西,那為什麼不
跟我留同樣的髮型呢?」

 接著,佳芊會睜大她那雙明亮渾圓的眼睛,莫名其妙地看著我。

 「我才沒有學妳呢。」

 不論我怎麼問,她一貫性地這樣回答。

 我覺得好笑,那種違心的話她竟能不感到愧疚地脫口而出,難道不怕心裡有鬼嗎?

 我心情越來越不好,上課也無法專心,情緒也糟糕到極點,直到我回過神來時,才
發現我身旁一個朋友都沒有了,班上的同學都視我為異類。

 說我的脾氣不好,喜歡遷怒別人,不與人攀談,總是坐在座位上動也不動,像個死
人一樣,又時常跟慕佳芊使用同樣的文具用品,不知道暗地在打什麼鬼主意,是不是
腦袋有問題。

 忍氣吞聲之外,到底我還剩下什麼?

 後來我選擇沉默。佳芊偶爾會在下課時找我閒聊,但不是要借考試用的筆記,就是
要我替她跑腿買飲料,最後會稍微炫耀幾句今天她又收了哪班的情書。

 好奇怪,為什麼我不當面說清楚呢?每當佳芊在附近時,我總想搖著她的肩膀,破
口大罵地要她不要再學我了,但我做不到。

 可能是,她是唯一在班上肯理會我的人吧,雖然意圖明顯地利用著我。


     

 今天,我從導師辦公室抱回一大疊的數學筆記,那原本是身為數學小老師的佳芊負
責的工作,可悲的我還是再次地替她跑腿。

 走樓梯時我重心不穩,滑了一跤,右小腿狠狠地被地板上突起的尖物劃了一道血痕
。我吃痛的仔細一看,才曉得那是前天棒球社練習時,不小心打破樓梯旁的玻璃窗,
因清除不乾淨所留下來的碎片殘骸。

 沒有人來幫我,喔應該說,我自己也能獨自處理。

 一跛一跛的走回教室,班上的同學目不轉經睛的看著我的小腿,血痕已經轉變成留
著鮮紅血液的傷口,浸濕了腳上白襪,染成一滴一滴的紅色圓點。

 佳芊臉色很差,我沒有多餘的心思去在意,我連想把狼狽的模樣裝成無所謂的樣子
都很困難了。

 我有種異想天開的想法,要是我不止血、不包紮,就這樣讓血流光死去,到了佳芊
到不了的地方,是不是就能逃離她接近的範圍之內?

 哈,那就真的是天堂了。

 後來我還是沒有如願死去,被導師發現後便被送到保健室處理傷口,還被白白罵了
一頓,說我平常都在發呆,連受傷了都不知道。

 其實我比誰都清楚,只侷限在我內心頻繁的活動,外人又怎能了解呢?

 我上不了天堂,依舊還在佳芊到的了的地方,難不成我要把一切都視為理所當然?

 
    


 第二天,我步伐闌珊走進教室,右小腿裹著繃帶。

 讓我意外的是,先抵達教室的同學們眼光並沒有用平時看到怪物似的瞄向我,而是
在佳芊的座位上,圍成小圈圈,吱吱喳喳的。

 我的位置跟佳芊的座位相距不遠,隔了兩排卻都在第三個。

 我不經意朝向佳芊的方向,赫然發現被團團圍住的她,右小腿上有處纏繞著繃帶,
與我近幾乎相同位置的傷口。

 「妳是怎麼受傷的啊?看起來好痛的樣子。」林同學開口。

 「昨天不小心在家裡的樓梯上跌倒的。」

 「真是不小心,如果留下疤痕可不好了。」

 「有馬上緊急包紮,我想應該不會留下疤痕吧!」佳芊環視著關心她的同學們,擠
出看似勉強的笑容。

 「如果傷口裂開了,可要告訴我喔,我塊頭很大,可以抱妳去保健室的啦。」

 「謝謝。」

 他們嘻嘻哈哈的笑鬧,夾雜著對佳芊濃濃的安慰言語,聽得我不禁摀起耳朵,不願
再聽下去。

 心頭湧起一股詭異的感覺,這算是……巧合嗎?為什麼在我受傷的當天,佳芊也從
樓梯上跌倒,而且跟我包著相同的紗布繃帶?

 我無法在第一時間認定那是個意外或是巧合。

 對於她種種的前科,倘若這是她故意想跟我留同樣的傷口,而做出自殘的行為的話
呢?佳芊會做到如此令人懼怕的地步,只為了跟我一樣?

 我沒有什麼過人之處,就憑個人類的軀殼過著平凡的生活,我想,我永遠也不能理
解佳芊內心的想法吧。

 佳芊不停在我身後踏著相同的步伐,但我知道,她永遠得不到滿足。


Fin.



這只是我的心情打出來的雜文,沒有修改所以亂亂的,囧。
明白文中有意的各位,請不要提出來,心中了解意思就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uki 的頭像
Ruki

《惡性怠惰》

R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藍赦
  • 好病態的女人。OAO
    是說她有當別人影子的癖好是吧?XDDDDD
  • 不,我只是把「某件事」帶入劇情中的手法表現。
    我不是在強調這兩人的行為是否為病態還是怎樣的。
    這算是我開了部落格後,發生的一些感觸寫成的借代小故事。

    Ruki 於 2008/10/06 22:20 回覆

  • cat840208
  • 琪是不是想表達,某些人抄襲,不斷的抄襲永遠不會滿足的那種傾向呢?

    這只是我的揣測而已@@
    噢噢!! 那個小謝跟小賽好可愛XDDD
    (( 話題篇了吧你!!)
  • O__O 沒錯,就是這樣。
    (還有一點點其他的隱喻就是了……)

    版面打算幾個禮拜就換一次,
    我這傢伙汰舊換新的機率很高(汗

    Ruki 於 2008/10/10 23:48 回覆